方党的成员们看着方运,心中无比矛盾。

    一方面,他们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没有在最危难的时候抛弃方运。

    但另一方面,他们心中充满不安,因为,现在的方运已经超越当时的柳山!

    他们怕方运成为不择手段的权臣,做出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导致景国破败,但更怕和之前的柳党成员一样,彻底失势,死的死,逃的逃。

    就在方运踏入奉天殿的同时,元县的落瀑谷中,走出上百读书人。

    为首一人,满头白发,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宛如四十岁许的壮汉,身穿青衣绣云服,目光沉稳,神色淡然,眉目间隐隐有些飞扬之意。

    在他身后,除了特殊的一人,地位最低的也是举人,甚至还有大学士。

    那特殊的秀才,乃是计知白的远方堂弟计梧,前些天与关澈一起发布历数方运十罪的檄文,在柳党炙手可热,已经被柳山收为弟子,不出意外,就是第二个计知白。

    这些读书人一半曾经在景国为官,另一半,则是景国各地出名的大商人与大家族家主。

    柳山,再度出世。

    落瀑谷外,豪车一字排开。

    这些豪车完全违反方运之前制定的规定,极尽奢华,但是没有人在乎。

    柳山站在落瀑谷外,望着前方丝毫没有遮挡的天地,深深呼吸,缓缓道:“天地不改,本相依旧。”

    “恭喜柳公即将重归相位。”众人欢喜祝贺。

    “未到京城,不得妄称相位。”柳山面带微笑,好像完全不记得方才自称本相。

    “圣道镇封之下,您重新接掌左相是铁板钉钉的事。”

    “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计梧道。

    “此话怎讲?”关澈问。

    “毕竟,圣道镇封还有三天才能全面发威,这三天里,他们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抵抗力。我们还是三天后抵达京城为好,这样才显得尊重他们,不然像猫逗老鼠一样戏弄他们三天,未免有些胜之不武。”

    众人大笑。

    柳山却点点头,道:“此言不差,我们乘船前行,三天后,从南门重归京城!”

    那一日,柳山便是从南门耻辱地离开京城。

    十二年里压一朝,金銮殿中执圣道。奈何梦惊巷中人,苍苍白发落云霄。

    而今,再执圣道!

    柳山望着京城的方向,缓缓挺直脊梁。

    他身后的柳党读书人,慢慢抬高头。

    庆国,丰州,长峰府,长峰城。

    长峰乃是丰州首府,也是庆国原本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丰水发源于象州,原本是自西向东流淌,临近丰州时河道变为自南向北,流入长江。

    部分象州以及丰州在象州以东,再加上十分富庶,人杰地灵,所以被称为小江东。

    长峰城和大多数首府城市一样,同时存在本州的三大官署,州牧衙门,大都督府,以及州文院。

    而现在,丰州州牧曲名臣、大都督席实与州文院院君宫源安齐聚大都督府。

    大都督府外,巡逻的军士是平时的四倍。

    大都督府内,灯火辉煌。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