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园观水》终究只是进士诗词,对翰林有些用,但对方运这种巅峰大学士来说,作用并不大。

    至少要三境《泉园观水》才可能给予方运足够的才气,这首诗出现区区数年,每使用一次就要耗尽自身的才气,根本无法练习,至今都没人达到二境。

    在景国大军撤退的时候,远在倒峰山的圣院各殿阁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由战殿与工殿同时发起,按照惯例,由东圣阁主持。

    在一座恢宏的议事厅中,东圣阁阁老、宗家家主宗甘雨坐于首席,其余各殿阁的阁老分坐各处。

    “不知战殿与工殿发起此次会议有何缘由?”宗甘雨目光淡然,仿佛神游天外,并不在意此次会议。

    战殿阁老夜鸿羽道:“方虚圣北上解救张破岳,率兵回返,蛮族紧追不舍,圣院理当施以援手。”

    宗甘雨面无表情,不疾不徐道:“十国立国时,众圣与各国太祖曾做出承诺,以三蛮和水族为磨刀石,砥砺人族大军,以免人族失去锐气,步入古妖一族后尘。若有外界妖蛮作乱,则各国联手,若仅仅是蛮族出手,则各国当独立解决。若无法解决,或割地求助邻国,或皇室退位,将人族国土让与邻国。能者上,不能者下,天下无不可更替之国。”

    “当年众圣与各国太祖是有此等口头协议,但前提是十国昌盛,两界山无妖界威胁。现如今外有妖界,内有三蛮,当年的协议不能完全适用于今日。若景国破灭、虚圣被擒,则人族士气大损,对接下来的两界山大战极为不利。为抗击妖界,必然要更正当年协议,救下景国!”

    “祖宗法,不可废。”宗甘雨淡然道。

    “哦?您这是在讥讽我们法殿乱改祖宗律法,还是在嘲笑礼殿无能导致祖宗之法屡屡变迁?”法殿大儒高默开口。

    礼殿众阁老不悦地扫了一眼高默,但并没有声援宗甘雨。

    宗甘雨道:“若诸位真要改十国之法,老夫无权阻止,那就请按照圣院规矩,先开殿阁议事制定草案,其后开众议,若有争议,请众圣定夺。”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高默道。

    “一州得失,岂可算非常之时?”

    “虚圣生死,十万火急。”

    宗甘雨道:“圣院已然在暗中保护方虚圣,即便妖圣暗中偷袭,也未必能成功。更何况,方虚圣非一般人,自然能避开所有劫难。”

    “若是寻常之时,老夫自然不会如此,但现如今,三蛮异动频繁,水族暗流涌动,南海龙宫甚至在这种时刻封宝,以我之见,方虚圣的回返之路危险重重。”

    宗甘雨雄辩道:“虚圣之身,重于景国百万军士,他明知危险却不回返,便是自寻死路,怨不得别人。”

    “与妖界作战,是自寻死路?解救好友于水火,是自寻死路?信守当年承诺,也是自寻死路?方运救张破岳,便是行大义;救百万士兵,便是行大仁,此乃儒家圣道!若方运不救,岂配读圣贤书,安敢得封虚圣?”高默怒视宗甘雨。

    众多重义大儒齐齐望向宗甘雨,尤其是礼殿大儒,眼中甚至闪过一丝杀机。

    舍生取义。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