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在古代便成书,但随着时代发展,会做出相应的改变,把旧的孝道故事换成新的。

    象州送交的《二十四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东汉时期有个叫郭巨的人,分家之后赡养母亲,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因为老人都心疼孙子,会把吃的给孙子吃,郭巨见自家本来就困苦,若母亲再把吃的分给儿子,很可能让母亲饿死。于是,郭巨准备埋掉刚出生的儿子,但是在挖坑的时候挖到一罐金子,因此保全了儿子。

    圣元大陆对这个故事推崇备至,认为郭巨是至孝。

    方运看到这里直皱眉头。

    思索许久,方运撤掉这个故事,然后回忆这些年看过的书籍,用另一个真实发生的事件替换并换成新诗。

    于是,新的《二十四孝》少了埋儿奉母的故事,多了一个新故事。

    新故事并没有奇特之处,讲述的是蜀国一个年轻人娶了妻子后,发现自己难以同时奉养母亲和妻子,于是把饭菜大都让给母亲和妻子,自己挨饿,然后努力做工,得到工坊坊主的认可,获得资助读书,最后成为秀才,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替换了埋儿奉母后,方运想了想,做此事要找原因,否则便是公然与人族为敌。

    思索片刻,方运下达总督令,禁止两州以任何形式宣扬埋儿奉母这种所谓的孝道,并判定这个故事是悖逆孝道,因为若郭巨的儿子真的死了,那郭母必然伤心,从而积郁成疾过早去世。郭巨此种行为,等于让其母杀其孙,乃是悖逆人伦之举,不可宣扬。

    处理完政务,方运便继续读书,而元帅府、兵部和礼部等则为明日的出征大阅做准备,到时候无论是太后还是国君,文武百官都会前往送行。

    八月的清晨,凉风习习,朝日少了夏季的燥热,多了一丝秋季的清爽。

    一大早晨,大量粮草被运送到泉园,都被方运收入自己的海贝之中。

    方运先前往城东,与驻守在京城附近的蛮族私兵汇合。

    方运的蛮族私兵兵分三路,其中京城的私兵以老幼病残为主,宁安的私兵是为了震慑当地官员,最精锐的私兵则长随方运,最近一直在巴陵城,现在则前往宁安。

    十寒古地的数千私兵大都安置在京郊,以老幼蛮族居多,此次能出行的不过一千之数。

    这些蛮族私兵一身精良的装备,要害部位都用极为昂贵的装备护住,精气神远超在十寒古地时候。

    看到方运,所有蛮族跪地叩拜,它们亲眼见证了方运如何成十寒之主,对方运佩服得五体投地。

    方运翻身一跃骑上龙马,一夹马肚,从京城外绕向北郊,那些蛮族或骑着蛟马,或跟着奔跑。

    千人之军却跑出万军的气势,身后尘土飞腾,气势汹汹。

    京城城墙上的士兵看到这一幕,默默行礼。

    方运救士兵打老人的事情早就传遍军中,全军上下交口称赞。

    方运率军前行,在即将进入城北的官道时,就见一列车队在前方行军。

    一辆蛟马豪车居中,前后两侧各有妖铁骑兵,同时有一头马蛮侯与四头马蛮帅拱卫豪车。

    马蛮族上身似人,头颅与腰下似马,以善跑而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