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四万妖铁骑兵留在京城,用来保护国君,即便是太后出行都不能带走,更何况方运北上。

    不过,从蛟圣宫搜刮的妖铁等稀有资源太多,工殿已经答应,单独给方运准备一百万套妖铁骑兵的装具,用来武装血芒界的兵将。

    早在来之前方运就没想过要从朝廷借兵,左相柳山的种种言行在方运眼中简直如同是在杂耍,真正引发不满的是,柳山竟然逼得太后出征宁安。

    “那我便将计就计!班师回朝之时,便是彻底肃清柳山之日!”

    方运不断在脑海中谋划,推演数以万计的可能性,同时考虑到无数的意外。

    突然,马车停下。

    “方虚圣,兵部衙门好像出了点事,门被堵着,咱们绕道吧。”车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有人敢在兵部衙门门前闹事?”方运神念一动,听力增强,把近百丈外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那车夫解释道:“在三天前就开始了。三边溃败,许多兵将战死,那些丧子的老人就跑到兵部衙门前大闹,闹什么的都有。昨儿个不是有一些三边的老兵抵达京城讲述前线详情么,那些老人知道后就不依不饶,要求那些逃回来的老兵给他们死去的儿子磕头。看样子,估计又有三边的老兵被堵在那里。”

    “我下车走走,你跟着我去。”

    方运用冰冷的语气说完,走下马车,仿佛散步一样,徐徐向兵部衙门走去。

    车夫驾着文相马车,缓缓跟在后面。

    车夫跟在方运后面,诧异地打量附近的百姓,越打量越生气。

    一身青衣的人族虚圣走在大路上,竟然没有一个百姓主动见礼,这景国还有没有礼法了?

    但下一刹那,车夫突然想起来,有时候文相在人群中的时候,许多人也好像视而不见。

    “这……莫非方虚圣也已经达到老爷前几年的境界了?”车夫暗暗咂舌,望着方运的背影越发敬畏。

    兵部衙门门口挤满了人,原本应该维持秩序的士兵愁眉苦脸,不敢驱赶百姓。

    方运走入人群,所有人都本能地给他让路,却又不去看他。

    方运顺利地挤进人群,站在最内圈。

    就见在兵部衙门的阶梯下方,七个风尘仆仆的士兵跪在地上,每个士兵的兵甲都残破不堪,每个士兵的身上都有伤痕,有几个士兵身上的伤口还渗着血。

    在这些士兵的前面,站着近百老人,有男有女,个个面带怒色。

    一个老妇人用食指按着一个年轻士兵的鼻子,骂道:“你们还有脸回来?我儿子比你们还小,他死在战场,你们凭什么回来?一群逃兵!老天怎么不劈死你们!我儿子在战场上杀蛮族的时候,你们怎做了什么?”

    一个老人拿着拐杖猛打另一个士兵,一边打一边骂:“混账东西!前线将士在流血流汗,你们却在这里享清福!你们怎么不去死!我儿子既然死了,你们都要给他陪葬!滚出京城!”

    “滚出京城!”

    众多老人大骂。

    几个年轻的士兵低着头,泪水扑簌簌往下滴落。

    那几个年纪较大的老兵神色木然,对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nbs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