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族还在争吵哪一城阻挠人族,而血妖蛮则紧盯人族与星妖蛮。

    对十寒古地的血妖蛮来说,星妖蛮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看到近万人的星妖蛮大队加入人族,众多血妖蛮沉着脸。

    星妖蛮队伍的最前面,狐璃犹如一朵幽谷百合,走到方运一丈外,徐徐下拜,用标准的人族语柔声道:“奴家狐璃,今日起便将余生献于月神,侍奉月皇陛下。”

    狐璃跪拜,其余所有星妖蛮全都跪下,静静地看着方运。

    “都是自家人,起来吧。”方运坐在轮椅之上,轻轻点头,并没有去看狐璃,而是扫视那些星妖蛮。

    狐璃是聪明人,聪明人不需要防备,但那些星妖蛮未必聪明,一旦做出蠢事,更令人防不胜防。

    方运目光扫过每一个星妖蛮的面庞,记住它们脸上的每一个细节,能从他们的神色和眼神中看出他们此刻大概的情绪。

    星妖蛮并不善于隐藏情绪,除了狐族。

    两成的星妖蛮充满感激与敬畏之情,可以先进入冰帝宫让他们感激,而月皇的身份让他们敬畏。

    五成的星妖蛮只有敬畏,没有感激。

    两成的星妖蛮神态冷淡,既不感激,也无敬畏,心中有怨气。

    最后一成星妖蛮要么蠢得犹如白纸,要么城府毫不逊于人族。

    “谢月皇陛下!”

    狐狸说完,所有的星妖蛮齐声道:“谢月皇陛下。”随后,所有的星妖蛮起身。

    “等等!”一声大喝从血妖蛮所在传来。

    方运循声望去,大妖王狮坎高悬半空,怒目而视。

    方运冷漠地看着狮坎王,还记得在自己参悟冰宫山刻痕之时,这头狮坎王妄图偷袭自己,但被人族诵读众圣经典的力量震慑,这要多亏了自己吞海贝中的那件人族宝物。

    “方虚圣,你可知道,星妖蛮与我血妖蛮是世仇!你若妄图包庇这些星妖蛮,那便是与我血妖蛮不共戴天!”

    “我们人族和你们血妖蛮也是夙敌!”方运淡然道。

    狮坎王扫视人族,本以为出恐吓后,人族会惊惧或担忧,但是,所有读书人看向它的目光都充满冷淡和轻蔑,完全不把它这头堂堂的大妖王放在眼里。

    狮坎王强忍愤怒,道:“每次进入冰帝宫,我们血妖蛮与星妖蛮一旦相遇,必然会拼死而战,这是先祖的遗命。但是,历代十寒古地的血妖蛮很少在冰帝宫与你们人族不死不休。你们现在若庇护这些星妖蛮,便等于逼我们两城血妖蛮在冰帝宫中全力对付你们人族。”

    “是一城加上大半城的血妖蛮。”方运道。

    众人一愣,立时想起,之前方运与星妖蛮联手,杀死许多血妖蛮,同时逼得众多血妖蛮四散,冻死许多。

    狮坎王深吸一口气,道:“人族,你们现在要么赶走这些星妖蛮,要么做好与我们血妖蛮全面开战的准备!”

    宗家众人相互看了看,宗凝冰正要说话,却现自己的喉咙被无形的力量堵住,随后他看到,大儒颜宁逍正望着他,犹如一头上古凶兽,随时可以将他连皮带骨吞个干净。

    随后,包括萧叶天在内,所有宗家人都现自己无法说话,但又无法与颜家当众翻脸,只能愤愤不平地看向方运。

    方运似是有所察觉,扫了一眼宗家,然后又向颜宁逍轻轻点头,未等说话,狐璃轻声哀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