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丛眼珠一转,呵呵笑道:“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足足过了四个时辰,方运才起身,然后轻轻活动身体,此刻他并非身穿青衣大学士服,只是一身寻常的蓝色书生锦袍,少了一丝尊贵,多了些许凡俗。

    雷重漠远远望着站在群妖中的方运,从方运的眉目中,雷重漠看到淡淡的天威,好似尽夺天地之色。

    雷重漠脸上的寒意更重,因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方运眼中的地位,与那些妖王毫无区别,甚至感到方运是为了战界而来,只不过是余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刹那。

    雷重漠轻轻笑了笑,喃喃自语。

    “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需要好好教训一下,让他学会敬畏前辈。”雷重漠微微垂下头,不再看方运,只是静静接受龙威的磨砺。

    与方运不同,雷重漠一直在使用文胆之力抵抗龙威,借助龙威的力量磨砺文胆。

    方运徐徐向前行走。

    这里距离裂天殿的大殿有九千九百里之遥,也是万里之内最险恶之地。

    对水族来说,只有在不用气血的情况下通过前方的百里,才会得到龙族的任何,才会在水族中有一席之地。

    方运踏着黄土地,慢慢靠近前方的绿草地。

    前方的所有草地都倒伏在地,但草原之上却没有一丝风。

    方运迈步,踏在草原之上。

    一只半透明的巨大黑色龙爪自天而降,犹如天空崩塌,重重落下。

    方运视而不见,继续前行。

    巨大的黑色龙爪在碰触方运的一刹那,消失不见,一眨眼后,方运的身体腾空而起,倒飞出去,后背重重砸在黄土地上,嘴角甚至流出一丝鲜血。

    雷重漠微微一笑,方运的内脏受到了损伤。

    那妖王龟丛好心提醒道:“战界裂天殿中,千里一景,百景绵延十万里。每一地千里被白雾隔开,百里为一处。每前进百里,则力量更增一分。这万里的尽头,与普通的千里尽头比,更加凶险。你若用文胆抵抗倒也罢了,若不用文胆,怕是三五年也难以走过这百里,所以老龟我干脆终结赌局。”

    方运没有回答,而是道:“你之前说要开的那个赌局,可以试试。”

    龟丛一愣,很快恍然大悟,方运是指之前他说的那个赌两人谁最先走出此地,突破万里。

    方运说完便休养,但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方运才重新站起。

    这一次,方运不仅神念有伤,连身体也被龙威的力量破坏。

    方运起身,再度走入草地。

    强大的龙威再度出现,方运再度倒飞出去,嘴角再度因伤到内脏而流出鲜血。

    休养之后,方运依旧不使用任何力量,继续仅仅靠身体与神念硬抗万里之处的强大龙威……

    整整过了五天,方运一直重复,一成不变,每一次都仅仅是走了几步便被龙威轰出草地。

    那些妖王们整整看了十天,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越看越无法理解。

    第十一天,方运再一次站起,雷重漠终于忍不住,舌绽春雷道:“方虚圣,如你这般修习,龙威之地将变成什么样子?龙族乃是智慧的种族,你非要用妖蛮的手段修习,除了吃苦头,不会有任何收获。不如,雷某指点你一二,如何?”

    雷重漠面带微笑,双目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