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上的主力军老兵面无表情,但文界大军的许多士兵面露惊容,没想到自己可以射如此远。

    升空的大儒望向珠江军长箭的落点,然后看了一眼珠江军与方运,若有所思。

    珠江军长箭的落点范围小,但更加密集。

    妖蛮大军速度有明显的减缓,但很快加速,一口气冲到五里之内。

    几乎在他们冲到箭矢落点的时候,各军将校下达命令,舌绽春雷的声音遍布城墙各处,雷声滚滚。

    在珠江军各将校下达命令之前,方运的声音传遍珠江全军。

    “第一轮齐射,之后所有弓手按照演练之法,分三轮射击!”

    一万弩手没有动,而五万弓手一起挽弓。

    他们右手拉弓,左手固定箭矢,而每个人的左手都带着皮手套,每支箭的箭头,都被染了一层墨绿色的剧毒。

    “射击!”

    众将校下令,全军射箭。

    五里外,珠江军正前方的一些妖蛮猛地抬头,就见天空突然多出一片飞蝗般的箭雨。

    在看到箭雨的一刹那,所有妖帅蛮帅冷哼一声,闷头向前冲,因为他们身上的气血铠甲可以轻松抵挡这种程度的箭矢。

    那些妖民与妖兵则非常紧张,拼命想要躲避。

    而妖将蛮将们则各有不同,他们有的十分谨慎,有的则并不在乎。

    一头褐色皮毛的鼠妖将本以为能躲开天空的箭矢,但突然发现非常密集,竟然躲不开,它犹豫刹那,决定节省一些,不使用更消耗气血的妖术吹散箭矢,而是让身体承受几箭。

    鼠妖将躲开了许多长箭,仍有三支落在身体上,并非是要害部位,鼠妖将正准备继续跑,却听到三声轻微的声音。

    噗噗噗……

    那是箭矢穿过气血之力,穿透他的皮毛,进入血肉的声音。

    鼠妖将愕然,难以相信这些看似普通的箭矢可以伤害自己,但下一刹那,他突然意识到,这些箭矢不仅有人族战诗词的力量,还可能是传说中的屠妖兵器。

    当年,方运天演战诗,让人族的所有武器变成了屠妖兵器,可以维持数年之久。

    “下次一定要注意……”鼠妖将想着,突然感到脚下一软,跌倒在地,想要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

    鼠妖将用尽全力抬头,就见又一片箭雨落下,发觉自己前方的箭雨似乎比左右两侧的箭雨更密集,随后,他无力地闭上眼睛。

    在临死前,鼠妖将突然无比羡慕人族,人族在战斗前要学习许多手段,可妖界不会教妖蛮如何应对人族,教了也没有多少妖蛮能学到,只有猿族、狐族或一些蛮族才会像人族一样做好充分的战前准备。

    箭如雨下,大批的妖蛮倒地。

    第一轮齐射之后,城墙上的各军要么齐射,要么轮射,但实际上,各军弓手几乎都在自由射击,纵然有将校指挥,许多弓手也只是自己射自己的,尽可能地把箭矢倾泻到城墙外,杀死更多的妖蛮。

    但是,唯独珠江军不同。

    只有在传令将军舌绽春雷说“射”的时候,对应的士兵才敢放箭,没有命令胡乱射击,会受到严惩,一些士兵在演练的时候吃尽苦头,最惨的一些人甚至被逐出珠江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