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折子在下面熄灭,我们退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胖子就和我说他年轻时候遇到的事情。

    说起来也不是特别年轻的时候了,胖子说的非常简短,我也只能按照他说的状态复述。

    那个时候他刚刚开始单干,做成了几笔小买卖,不是下斗,而是古玩交易,他和之前的党羽拆伙之后,过了一段奢侈**的生活,把分的拆伙费都花的差不多了,这几笔小买卖补了他的亏空,让他重拾了信心,觉得单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准备赌一把,四处放话说自己要收大东西。

    当时他想着下斗是在太危险,如果倒腾古玩能赚钱,虽然不是暴力,但是好在上升空间大,以后说不定还能开个上市公司什么的。行内当时也知道他确实有点钱,于是很多牛鬼蛇神找上门来,其中有一个给他看了一张照片,那是一艘清代土司的船。

    这个东西很古怪,这是一只完整的船,看着不是陪葬品,是传世的东西,没有土沁的痕迹。应该是摆在家里的,而且做了非常考究的漆工,虽然漆掉的差不多了,但是能够看出用了金色和大红色的图案。这种状态应该是某种装饰品,但是大小和做工却是一只货真价实的船。

    胖子看了很多照片,就发现了蹊跷,所有的照片,都只有船的底部,没有拍船瓢内的情景。于是就追问,对方支吾了很久,才透露,这不是一只船,而是两只船扣在一起。中间钉死了。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他们自己不敢开,才想直接卖掉算求。

章节目录

藏海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南派三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派三叔并收藏藏海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