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记录一段流水账,从我答应张海客到我们四个人出发,又隔了两天时间。我们进了雪山,一路前进,两周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康巴落的外沿,那个冰川湖泊的附近。

    风景非常优美,雪山、蓝天、白云,但我实在没力气去欣赏它们,走进冰湖前的一刹那,稍有的一丝感动,也被胖子和德国人子弹上膛的声音给破坏了。

    我们一共是四个人,胖子、我、张海杏和一个很矮的身材像特种兵的德国人,德国人的中文非常好,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Von,翻译过来就是冯。至于矮是因为胖子一直要求配一个矮的,说两米多高的德国人如果跟来,受伤了他只能把他切成两段运回来。

    所以我就叫他“坟堆”,胖子叫他大粪,张海杏最规矩,叫他冯。

    德国人很少说话,除非必要。和一般的德国人不一样,他十分善于变通,思维很快,但一路过来,我和胖子都说话很少,和他也就没什么交流。

    没有心情交流。路实太难走了。

    在进入冰湖之前,我们还在冰湖之外大概三公里的地方,胖子和他都开始擦枪,给枪的所有部件上防冻油,再用油把子弹抹均匀了,重新装人弹夹之中。

    闷油瓶的笔记中写了,这片区域的雪下面有奇怪的东西,他们觉得必须小心点儿。

    我们进入冰湖,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只在冰湖的边缘看到了一头死鹿被冻在冰里,被吃得只剩下脑袋和骨架了。

    一路过来从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高原上也不应该有这种鹿。

    胖子举起枪,看了看白茫茫的四周,就道:“是投喂的,你看,脑袋上有子弹打开花的痕迹,有人在山下打了带上来投喂的。”

    “吃成这样,是什么东西?”张海杏就问冯。

    “不是说是狗熊吗?”

    “狗熊吃东西没有那么精细,吃得这么干净,这东西智商很高。”冯说道,他用枪托敲了敲冻住鹿尸体的冰盖,“看不到牙齿印,不然我会有结论。”

    “这么厉害,看看骨头就知道是谁啃的。”胖子道。

    “冯有动物学的学位。”张海杏说道,“人家是副教授。”

    “我也有学位。”胖子就道,“你胖爷我有涌泉、足三里等的穴位,他是副教授,我也有副脚手。”

    “别扯淡行吗?”张海杏已经见怪不怪了,她点上烟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弩箭,扯出箭筒挂在腰上。看我看着她,她就道:“老娘最讨厌带响的东西,这东西安静。”

    “装填速度是多少?”

    “敌人多就靠你们,如果只有一个目标,老娘还没试过用第二支箭。”

    “哎,这种大话我以为也只有我胖爷能说说,臭老太婆,你知道你胖爷我穿着开裆裤就开始玩枪了,你这话在我面前说也太不给我面——”

    胖子突然闭嘴,因为我们都看到冰湖里,有一个黑影贴着我们脚下的冰盖游了过去。

    这个黑影很大,动作很慢,看着更像是一条大虫子,而不是什么鱼在我们脚下缓缓地游了过去。胖子和我都看到了,冯和张海杏随后也看到,我们都站着不动。

    冰盖十分厚,厚得完全看不清下面的任何细节,只能看到那东西大概的形状。

    三分钟后,那东西从我们脚下游过,无声无息,如果不往脚下看,一定什么都感觉不到。我看到冯开始发起抖来,一下把枪口对准了脚下的冰面。

    胖子就在他边上,瞬间捏住了他的撞针,我看到冯的手指已经扣死扳机,如果胖子没按住的话,枪已经走火了。

    冯还是不停地发抖,但好在他已经完全被吓蒙了,没有其他的动作。胖子也不一动不动,直到那东西离开。

    那东西消失之后,我们四个人互相看了看,胖子把冯的枪拿过折叠起来,背在自己身上。

    冯看向胖子,胖子就道:“对不起,大粪同志,你最好不要用枪。”

    张海杏看着胖子,说道:“这儿不是你做主的。”

    “这里是冰湖,如果他刚才开枪,咱们已经死了,掉进湖里,我得把你扒光了拼命摩擦你,才能救你一命。”胖子说道,“看他现在的状态,枪还是在胖爷我身上比较靠谱。”

    张海杏看着胖子,说道:“即使你的决定是对的,这个决定也应该是我来下。”

    胖子看看我,又看看张海杏,显然觉有点不可理喻。我也有点意外,虽然一路上张海杏都很强势,但我第一次察觉到,她对于谁做主这件事情,似乎有点儿过于关注了。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胖子才叹了口气,把枪甩给张海杏:“好吧,胖爷我最尊敬老人了。”

    张海杏自己背起枪,去安慰冯,胖子就对我做出一个他要崩溃的表情。

    冯的脸色苍白,也没有任何反驳或者反抗。

    “这个女人得吃个亏才能明白,在这种时候,谁做主并不重要。”胖子说着,又把自己的枪也拿了下来,折叠

章节目录

藏海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南派三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派三叔并收藏藏海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