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章 钟家的选择
    在宫中准备上早朝时,钟豫也准备出门去宫中。

    走到钟府大厅,被忠义侯给叫住了。

    忠义侯钟寄天看儿子已经走出大厅,叫了一声“子归”。

    “父亲,儿子先去宫里……”

    “你站住!”钟寄天看钟豫说着话,脚下也不停顿,气得喝了一声,又对外面的护卫下令道,“拦住他!”

    昨日敖太师将他叫到敖府,说钟豫执意为云晓郡主效命,“寄天,我们乃是姻亲。我看子归,就跟看待自己的子侄一样。做长辈的,自然都希望小辈有个好前程。子归这是觉得圣上才能给他一个前程啊。”

    钟寄天惊得脸色发白,“太师,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不惜颜面,将亲妹妹嫁给敖太师做续弦,为的就是站上太师这艘大船。

    对他这立场,钟豫是知道也是赞成的,怎么忽然之间,钟豫转到圣上和林郡主那头去了?而且,他还不与自己这个父亲商议。

    “误会?当时藩王们都在场,子归对我拔刀相向……唉……寄天,忠义侯府的爵位到底是圣上赐的,你们要帮圣上,我也能明白……”

    听到敖太师这话,钟寄天吓出一身冷汗,若不是顾忌身份,他真想给敖太师跪下了。他连连摆手说道,“太师,这从何说起啊!那逆子……那逆子被猪油蒙了心,做下这种糊涂事,我这做父亲的实是一无所知!”

    “孩子大了,总是想建功立业嘛……”敖太师却不接钟寄天的话茬,感慨地说了一句,“以后钟豫有圣上提携,想来忠义侯府的日子……”他连钟豫的字都不叫了,只直唤姓名。

    “太师!舍妹嫁与您为妻,钟家的荣辱,也全系在太师您的身上。子归能有今日,也多得太师照应。这逆子!我回府后就问个清楚,他要真敢吃里扒外不思悔改……我就……我就权当没有这个逆子!”

    就算圣上有镇南王府林家,可如今京畿一带的兵马都被敖太师收拢着,御林军和大内侍卫中,只怕也有不少依附敖氏的人。

    圣上的性命都捏在敖太师手中,钟寄天不傻,当然要紧紧抓住敖太师这艘大船。他不明白聪明可靠的长子,怎么忽然会改弦易辙。但他想明白处境后,当机立断,若是钟豫不肯回头,他宁可不要这个嫡长子,反正他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

    “寄天,你要三思啊!”敖太师苦口婆心地劝道,“钟豫如今可是得了圣上青眼。”

    “太师不用多言,那逆子!若他不肯悔改,我就动用家法,逐他出族!”

    敖太师看钟寄天的样子不像作伪,放心了些。钟豫如今担着大内侍卫统领一职,他不能贸然将人撤下来,既然钟寄天要用家法将钟豫赶出忠义侯府,那他到时只要顺水推舟,以忤逆不孝之名弹劾钟豫,就能将他从大内侍卫统领这位置上拉下来。

    心里对钟寄天的选择很满意,嘴上敖太师还是劝道,“寄天,你要三思啊,到底是父子……”

    “太师不必再劝,我这就回府去问问那孽障!”钟寄天满脸愁苦地拱手告辞,赶回家中,却得知钟豫还在宫中未归。

    他耐着性子等到现在,终于将这逆子给堵到了。

    钟府的护卫们不敢对世子爷无理,可侯爷的命令也不能不听,他们呼啦一下列了人墙挡住钟豫的路,哀求地劝道,“世子爷,侯爷叫您必是有事,您不如先听听侯爷要说什么啊。”

    钟豫停下脚步,“父亲,您叫住儿子有何事?”

    “你要帮着圣上,与太师作对?”

    “父亲,儿子只是要帮郡主!”钟豫觉得,自己只是为郡主一个人卖命的,“郡主做什么,吩咐什么,儿子就听她吩咐!”

    “你……你糊涂!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钟家有今日,都是得了谁的提携?”

    “父亲,儿子只知道若不帮郡主,儿子……儿子就觉得心痛如绞……”

    “啪”一声,钟豫被打了一耳光。

    钟寄天看着儿子冷笑,“没想到你倒是个情种!不过今日你哪也不许去,就给我待在家中。来人,把他关房里去!”他说了一声,看护卫们却还犹疑地不动,“我的话不管用了吗?”

    护卫们顶不住了,跟钟豫道了一声“得罪”,伸手去拉钟豫胳膊。

    这些人不让自己去见郡主!钟豫看着眼前这些人,只觉得这些人罪该万死,他本就是习武的人,看有护卫的手来拉自己,拔出腰刀砍去。一个护卫猝不及防之下被他砍断胳膊,痛叫一声直接晕倒了。

    “反了反了!给我绑起来!”钟寄天一看地上都是血,气得直喘粗气。

    “侯爷,世子爷好像……好像不对劲啊!”有护卫看到钟豫的样子,惊恐地说道。

    钟豫手中拿刀,乱挥乱砍,看着毫无章法,可他忽然力气奇大,只要砍到就是重伤。

    侯夫人听说侯爷在前厅与儿子闹翻了,喊打喊杀地,匆匆带人赶到前厅想劝几句,她从厅后绕到前厅,就看到一群护卫在围着钟豫,喊了一声“子归”,就想上前拉住儿子,不让他再与护卫动手。钟寄天看夫人要上前,拉住夫人胳膊。

    钟豫听到侯夫人的喊话,抬头看过来。

    钟寄天与侯夫人跟钟豫看了个对眼,钟寄天一惊,侯夫人却是吓得直接叫了一声,“子归,他这是怎么了?”

    钟豫这一阵砍杀,身上溅着很多血珠子,最诡异的却是他的双眼,眼睛通红如要滴血,面色苍白,神情似痴似狂,嘴里喃喃念着:“走开!我要去见郡主!谁都不能阻我去见郡主!”

    侯夫人看儿子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捂着嘴连连摇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儿子,“子归!我是母亲啊!”

    她喊声凄厉,钟豫略一犹豫,被护卫抓到空隙将刀夺下,架住胳膊。

    钟豫扭动挣扎不脱,求助地看向母亲,“母亲,我要去见郡主!你让他们放开我,我一定要去见郡主。”

    “侯爷,这是……这是不是中邪了?”侯夫人看着癫狂的儿子,无助地看向钟寄天。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