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爹很好,改天让他进京来谈谈嘛。”林晓压根不知道萧家是谁,但听萧九月说她爹是将军,一下眉开眼笑了。

    她不知道定西将军带多少兵,但是这年头,手里有兵就是爷啊。你看翁大爷,与敖思寰斗了这么久都没赢,就是因为翁大爷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

    林晓这一变脸,让萧九月有些疑惑。

    陇西萧家,与镇南王府林家一样,也是世代将门。萧家驻守的陇西之地,是最靠近京畿的驻兵之所。

    萧家驻守陇西,敖太师想将陇西捏在手里,萧家自然不肯。敖太师掐断了朝廷给萧家的军费,萧家闹上朝廷讨银。两家不和,朝廷上很多人都知道吧?

    萧九月想到这点,明白林晓为何要问自己父亲是谁了。云晓郡主是要提醒自己是萧家的人,不要多事吧?

    林晓不知道萧九月脑中的复杂,她为了表示一个战壕的喜悦,放下敖玉珊和翠玉,想走到萧九月身边继续聊个天什么的。才走了两步,发现情况又不对了,她听到六个心跳声。

    五个人,六个心跳声!

    第六个心跳声还很微弱!

    她愕然看向萧九月的肚子,这姑娘肚子里有个娃!

    胎儿的心跳得一个来月才能听到,这姑娘进宫有一个月吗?

    这是带球入宫啊?

    不是说这里女子未婚先孕是要浸猪笼的吗?

    林晓脑中闪出一连串问号,有点恶意地想,要是宁泽天知道嘴边的肥肉被人先叼了一口,他会不会吐血啊?

    萧九月看林晓放下敖玉珊向自己走过来,下意识躲闪了一下,强笑着说道,“郡主,敖小姐这是……”她不能一直被动,她得提醒郡主,你也有把柄抓自己手里。

    “哦,她想家了。刚刚哭着要回家,我打算送她回去!”林晓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

    是回哪个家啊?

    听着郡主毫无起伏的声音,萧九月和她的丫鬟只觉得寒毛根根立起。

    林晓停住脚,聊天什么的先等等,当务之急,她还是先把小白花处理掉吧。反正萧九月有没有娃这事,应该让宁泽天头痛去。

    “原来……敖小姐想家了。郡主,臣女先告退了。”萧九月顾不上是否失礼,再待下去,她真要中暑晕厥了。尤其是云晓郡主不停看向自己的肚子,好像知道了她的秘密一样。

    “你走吧,小心点,回去多喝水多休息。”林晓体贴地嘱咐,也不管萧九月瞬间僵硬的身躯,转身拎起敖玉珊和翠玉继续走了。

    这次她选了没人的小路,一路顺利地来到宫墙。

    卫国帝宫的宫墙高达三四丈,守卫的御林军只觉得头顶一黑,抬头时却什么也没看到,不由左右张望。

    “什么鸟啊?竟然飞过连声儿都没有。”他嘀咕了一句,继续与同僚说话。

    林晓带着敖玉珊和翠玉一路回到敖太师府,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要不要杀了小白花?

    她犹豫着看看手里的人,要是杀了,敖思寰会不会借口为女报仇什么的领兵造反?纠结半晌,她还是把人一丢,走了,这日子过得,太心塞!

    她

章节目录

郡主难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后山书楼只为原作者鸿影长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鸿影长空并收藏郡主难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