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那立于最初时空的存在!(补更)
    “最初时空,最初时空终于到了。”

    昆仑山划破虚无,登临最初。

    顾小桑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嘀咕道:

    “老爹,你再不出现,你老婆就要被欺负啦,爱是一道光”

    嫦娥忍不住以手扶额,这个小主,时不时的总要蹦出一些羞耻的词汇。

    轰!

    嘀咕了两句,顾小桑催动昆仑山,轰然垂落于最初时空之中

    最初时空不记年,不知是多久之后。

    万象俱灭,大千归墟,无可计数的道蕴纵横交织,在缓缓发生着蜕变。

    紫霄天中心,紫霄宫中,顾少伤微微闭目,丝丝缕缕的紫气在其周身盘旋,渐渐勾勒出一面古朴铜镜来。

    “诸天镜”

    顾少伤五指张开,万般紫气连垂流而下,自其掌中显化出诸天镜来。

    那铜镜之中,一抹涟漪荡漾开来之后,便有一卷画卷徐徐展开。

    哗啦啦~

    画卷缓缓展开,一缕缕光影交织中。

    隐隐可见,一片钢铁丛林之中,而立之年的男人终日奔波,碌碌无为,为了四面围墙付出一切,一切雄心壮志,梦想皆被消磨在劳碌之间

    苍茫大地,大明山下,十岁少年持木刀拦住一昂藏男人去路,身躯颤抖,面色坚毅

    龙蛇之界,雪山之巅,少年仰望星空,明悟己身,一套拳法打出了前世郁郁,打出了十年压抑,酣畅淋漓之下,终入化劲

    大明江湖之中,青年独行其间,丈量天地长短,双拳问天下英雄,畅舒胸臆

    大唐风云起,青年刺王杀驾,九五称尊,扫平天下,清除外辱,一战击杀域外降临之人

    九鼎之中,两界穿梭之间,男人九鼎问心,奋三界之积蓄,重铸根基,太初金章初成

    白蛇世界,穹天之上,黑袍青年己心压天心,成天帝之尊,镇压天下无数年

    遮天世界,二子压群雄,仙域之前,群帝见我需低眉

    长生之界,武祖征战异域,血撒长空,合人道先贤,铸就长生之界,迎战大敌之日,化作武道之光,撕裂无垠黑暗

    太古大陆之上,一拳橫击十二主神,打翻平衡大道,人族称雄太古,主神遁逃无踪

    一世之界,登临起源,博弈太清,夺取道果

    完美世界,平界海以化天州,扫黑暗以立神庭,炼天地,化轮回,千王拜帝

    起源大陆开万界之门人道世界,游走历史,论道七十二伏羲,悟三千大轮回

    混元洪荒界,立仙秦,神汉永生之门战李寒沙西游大世界,镇杀酆都,封禁释迦

    完美升维,一刀问天道,徒手杀三圣

    无边光影流转而过,映彻出顾少伤波澜壮阔的一生。

    最终,无边道蕴痕迹合拢,化作一袭黑袍,自诸天镜中走出。

    与盘膝而坐的顾少伤合而为一。

    “终于还是归来了。”

    顾少伤幽幽而叹。

    最初时空,他的确是死了一回,不是假死脱身,而是彻底被打碎了道蕴痕迹,本尊的根源,否则,也瞒不过出手的诸多大能。

    若非他早已将本身的跟脚藏于诸天镜,便是他的诸多化身,也都将一波而灭。

    所谓非生非死,便是如此。

    若非那圣王大世界的主宰,他回归都不可能这么早。

    “接下来,便重铸最初,再现太易”

    顾少伤捏着嗡嗡震动的诸天镜,眸光垂落而下。

    轰隆隆!

    霎时间,浩瀚混沌倾覆,无量时空彻底破灭,无边道蕴瞬间统统为之消散!

    刹那而已,入目之所及,已然是空空荡荡,一片虚无,一切的一切,都好似不存在了。

    万象万有,万道万法,统统成为了绝对的虚无!

    轰!

    与此同时,最初时空的波澜也再度辐射而出,扩散无垠,如兆亿狂龙滚滚咆哮向前,碾压过无边时空长河!

    神威浩荡,无穷亦无尽,恐怖的近乎没有边际般横扫无涯,无远弗届。

    无尽的生生灭灭,无边的死死生生,皆在那无量量光芒之下,黯然失色。

    同一时间,完美世界,孤零零留守天庭,被某个无量之辈拴在菩提古树之下的大黑狗豁然起身,神情激动无比:

    “大帝,大帝的光辉!”

    完美无量生灵皆是扬天望去,只见穹天至极,黯淡沉寂无数年的武道光芒,再度浮现,并,更为璀璨!

    起源大陆之中,罗峰自闭关中醒来,便看到那一抹武道光芒绽绽于天,向天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是他”

    洪与雷神也皆自闭关中醒来,神情激动。

    一世之尊世界,江芷微放下沟通孟奇的万界通识球,看着穹天至高处那一抹她从未见过却极为熟悉的光芒,不由的回想起了流传诸多纪元的古老箴言:

    “太初有神,其名为伤,伤与道同”

    “做到了这一步”

    大赤天中,老道士看着堂皇明亮的寰宇大千,微微点头。

    “这是顾大哥吗?”

    李青山仰望穹天,喃喃自语着。

    猎猎招妖幡矗地通天,于万界之中招展,一深眼高鼻的大妖负手立于幡旗之下,见得武道之光,升起厌恶,仇恨,惊惧等等情绪。

    牧神世界,元始大罗天,永生之门大世界,西游大世界,封神大宇宙,混元洪荒界之仙秦纪元,九重魔渊,仙道九天

    无数大世界之中皆有无量量武道之光迸发而出,照亮穹天至极,无数时空。

    这一道光芒,曾经沉寂,但此时再度重现,却煊赫的让人无法直视,强如大罗,都看不到起源,看不到尽头。

    就好似,无所不在!

    至高时空之上,皇极凌霄殿之中,中年人负手而立,举目眺望间,一轮明月跳跃而起,顷刻间如天幕般截断万古时空长河。

    混元洪荒界,仙道九天南极天大殿,南极大帝抚掌一笑:“做到此般,不枉我出手相助!”

    九重魔渊之下,一道极度癫狂混乱的长笑之声震荡无垠:

    “好,越乱,越好啊!”

    苍之神魔纪元中,两道森冷漠然的眸光划破无垠混沌天:

    “又是你”

    无尽无限混沌海之上,风波滚滚,一道道席卷恒沙无量时空的大浪拍击中。

    一道道似神似仙似龙似魔似妖似人的伟岸存在皆被惊动了。

    他/她/祂/它们或漠然,或欣喜,或冷漠,或仇视,或大怒的目光眺望最初,看到了这席卷无尽无限混沌海的大波澜的源头。

    只见那横卧于最初时空之中,截断无边时空的伟岸存在,陡然睁开了眼!

    那辐射无尽大世界,横扫无涯的无量量神光,便是自其眸光之中吞吐而出,继而照亮了无尽大世界,无穷时空长河!

    “武祖,复苏了或者,他根本没有陨落?”

    “不可能,他已然陨落,我亲眼所见,其本源破碎,本质被磨灭!”

    “但他归来了,而且变得,更强了!”

    “不允许,他以为他是谁,想要霸占最初,成为万道之王吗?他必须死!”

    “最初之战,死了几多道友?此时,谁敢第一个出手?”

    一尊尊伟岸存在低语着,怒吼着,带着一丝震惊,一丝怒火,一丝震怖。

    这才多久,不但复生,还能变强?

    曾经最初一战,已然有诸多道友陨落,难道还要再来一次?!

    那一尊尊伟岸存在冷冷注视着,比起曾经的剑拔弩张,见之则出手,此时祂们变得冷静了。

    或者说,曾经单手托起洪荒之天,单手迎战兀自镇杀诸多混元的一幕。

    让他们不得不冷静。

    轰隆!

    时空长河怒而咆哮着,宛如兆亿无量条巨龙逆流最初,灌入了曾经断裂的太易时空之中,与那最初时空相连。

    映照于万界之中,则是一方方时空之中,源头为之大变。

    神话改易,神话扭曲,过去为之重铸,随即影响现在,影响未来。

    一处时空,不知名的教堂之中,牧师为信徒讲解世界起源:

    “天空大地,一切一切的起源,那传说之中的世界之树高达天际,于此树上衍生有九个王国”

    就在此时,牧师目光迷离,微微一顿之后,继续讲述: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间”

    另一处时空,一处光辉缭绕的圣山之上,老人为信众讲述起源: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神说,天地要分开,便有了天地”

    “神说,要有日月,白昼,便有了时间”

    老人微微一顿,神态自若的继续讲述:

    “神说:吾名顾少伤”

    随着万般时空与最初相连,无形的改变,自最初演变,滚滚而下,流过过去,来到现在,覆压平行,笼罩一切概念,维度,并向着无尽的未来蔓延而去!

    曾经的一切最初被覆盖,一切的起源不再是起源,一切创世神,都不再是创世神!

    洪荒世界,再一次开始了新一轮的拓张,这一次,必然要成为真正的最初,重现太易起源!

    轰隆隆!

    无比剧烈的变化发生的同时。

    随着最初时空之中,一切尽数化为虚无的刹那,那横卧最初,伟岸莫可名状的存在。

    起身,探手,俯瞰恒沙大千:

    “来战!!!”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