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听说你在找我
    并没有让他等待很久。

    半杯咖啡的功夫,一份打印好的资料便被一只粗长的机械臂摆在了他的面前。

    对于小艾的执行效率一如既往的满意,拿起资料的陆舟随手翻了两页,眼中很快浮起一丝意外。

    在拿到这份资料之前,他的心中做过许多大开脑洞的猜测,却没想到他的学术履历如此的干净,甚至于干净到让人有些心疼。

    怎么说呢?

    他的论文是发过不少篇的,从影像因子和被引次数来看,也不是随便水出来的那种。他的研究领域也相当的广泛,同时涵盖了生物神经网络与机械神经网络两个领域,并且在这两个领域均做出过较为突出的成果。

    然而问题就在于,他在瑞士国家神经网络科学研究中心混的却似乎有点儿……

    不怎么样?

    十年的时间都在研究员的位置上打转,虽然好歹有一个办公室算是自己的实验室,但无论是研究经费还是生活费都不怎么宽裕的样子。

    对于一名在神经网络算法和生物神经网络领域钻研了数十年的学者而言,这是极为不寻常的。即便他选择的研究方向确实冷门了点,但也不至于连实验室都这么的寒酸。

    除非……

    是因为学术不端的问题被研究所处理过,要么就是得罪了什么人。

    总之,陆舟可以下的结论就是,这家伙论文中反映出来的实力还是不错的,但在学术界混的却很一般。

    这倒是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位合作者。

    那个心灰意冷地离开硅谷和康奈尔大学,回老家阿姆斯特丹去教书的萨罗特教授。

    思索了片刻之后,陆舟开口说道。

    “小艾。”

    小艾:【嗯?0.0】

    “替我编辑一封邮件,发到那个米特尔教授的邮箱,”顿了顿,陆舟继续说道,“我想和他聊聊。”

    ……

    瑞士国家神经网络研究中心。

    夹着课本从宣教室里走了出来,和研究生们上完课的米埃尔教授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如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脑,然而正当他准备检查一下自己悬赏的那个委托有没有结果的时候,邮箱里却是忽然多了两封陌生地址的未读邮件。

    怀着疑惑的心情打开了邮件,然而当他的视线落在了正文上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只见那正文中只有一句话。

    【听说你在找我?】

    冷汗唰的一下从额头上冒了出来,米埃尔教授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撞上了鬼一样。

    居然有人能够骇入他悬赏的那个网站?

    不只是弄到了他的真实IP并且锁定了他身份,甚至还弄到了他工作用的邮箱?!

    虽然那个网站谈不上多么深厚的背景,但能够躲避国际警察的眼线,从事非法交易这么多年,没有一点网络安全防护的本事,怎么也不可能活到现在还没好好的。

    更何况,那个网站面向的用户还是最精通服务器攻击、最爱通过搞事情来彰显自身存在感的那类人群……

    其实米埃尔并不知道,对于拥有量子计算机的陆舟而言,基于传统加密技术的网络安全防护手段,基本上和不设防没什么两样。

    也只有那种物理隔离的数据库,小艾是进不去的,而对于那种开放式的网络来说,它基本上都是来去自如,有门没门都没什么两样。

    马甲被揭穿了的感觉,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一样。

    用颤抖的食指,米埃尔点开了第二封邮件。

    这一次,他愣住了。

    【想聊聊吗?关于虚拟现实的话题。】

    邮件的末尾,还附带了一个20mb大小的附件。

    看着这个附件,米埃尔犹豫了一下。

    但想到对方连暗网上的那个黑市的安全系统都能攻破,要害自己也不至于耍这些小花招了,于是他还是将附件下载了下来,双击程序运行。

    程序启动。

    如他预料之中的那样,是个类似于通讯软件一样的东西。

    虽然界面做的很业余,但进行音频通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很快,被处理过的电子音,从对面电脑里传来了。

    “你好,米埃尔教授。”

    “你好……Z博士,”脸上写满了无奈,看着漆黑一片的视频窗口的米埃尔教授耸了耸肩,说道,“看来你已经调查过我的个人信息了。”

    陆舟:“我更愿意将其称之为一种礼尚往来。”

    米埃尔:“别误会,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至于那个悬赏,请相信我,我没有任何的恶意,仅仅只是想和你交流一下关于你的那篇论文。”

    仿佛是为了增强自己这句话的说服力一样,米埃尔教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也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并且取得过一些不错的进展。但你知道的,这玩意儿实在是太冷门了,虽然也有不少人在搞,尤其是硅谷的那些互联网公司,但那些吸血鬼门只想坐享其成,指望着我们能给他们提供新鲜的噱头却又不愿意为我们的研究掏钱。”

    陆舟眉毛挑了挑问:“所以,你现在很拮据?”

    “那倒没有,事实上我的研究经费很宽裕。”

    立刻否认了陆舟的说法,米埃尔教授忽然话锋一转,开口继续说道,“要来瑞士吗?我可以帮你解决工作,帮你解决住的地方,还有绿卡。这里有整个欧洲最先进的神经网络科学研究中心,而我是这里的……这里的……主管。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的实验室,这里的空间很大,我相信你会喜欢——”

    “好了米埃尔教授,我不是来听你吹牛的。”

    听到这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米埃尔教授的老脸顿时一红,争辩道。

    “我没有吹牛,我说的都是——”

    陆舟:“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对一间开在乡下的研究所也没什么兴趣,对那里的主管更没兴趣。我有自己的实验室,经费也不存在任何问题,你觉得我有这个必要来瑞士吗?”

    “你有自己的实验室?在哪里?”米埃尔微微愣了下,立刻补充了一句说道,“当然,如果你那边条件足够好,我也可以放弃这边的工作过去找你……虽然我很快就能升上主管,但为了科学我愿意做出牺牲。”

    一句话的功夫,主管已经降级成主管预备役了。

    听着这二五仔般的发言,陆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用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他开口说道。

    “并不是所有的牺牲都是有价值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米埃尔教授。”

    “我明白,”沉默了一会儿,米埃尔教授耸了耸肩膀,“你在怀疑我的实力,我说的对吗?”

    陆舟没有接话,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察觉到了这一点,米埃尔教授也不生气,继续耐心地说道。

    “这很正常,毕竟你是媒体口中那个拯救过世界的Z博士,而我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我猜你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建议我们最好当面聊聊,如果你愿意报销我的机票,我可以——”

    陆舟:“没有那个必要,我问你几个问题就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米埃尔立刻说道:“你问吧。”

    听到这自信的发言,陆舟笑了笑。

    清了清嗓子,他开口说道。

    “众所周知,神经接入式虚拟现实技术的核心部件可以分为三个,一个是神经信号的采集,一个是神经信号的处理,最后是对神经系统的输出……即,将大脑能够读懂的‘语言’,以电信号的形式直接传输给相关脑区。”

    米埃尔:“我可以肯定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东西……”

    陆舟:“如果你有意见,我们可以下次再聊。”

    米埃尔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您继续。”

    见他这么直接就认怂了,陆舟也没有和他计较,继续说道。

    “……概念的部分我就不再一一赘述,目前对于神经信号的采集和电信号的传输,我都已经找到了不错的解决方法,但对于其中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也就是直接对大脑的信息输出,却存在着一个极其复杂的难点。”

    “在大脑对神经微电流信号进行解析的时候,我们很难确保每一个个体从同一段讯息中摄取到的信息都是一样的。”

    陆舟将自己先前和学姐说过的那套关于“脑中成像”的原理,用稍微带点专业性的语言,和这位米埃尔教授复述了一遍。

    概念上的东西并不涉及到太多敏感的问题,到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

    相比之下他更想知道,这位从事生物神经网络以及机器神经网络方向研究的大牛,到底是如何看待这个学术上的难题的。

    在听完了这位Z博士的问题之后,米埃尔皱着眉头思索着。

    眼见视频那头的他半天没有反应,陆舟随口说道。

    “你不用立刻给我一个答复,事实上我自己也在构思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如果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发到我的邮箱。”

    米埃尔教授头疼地说道:“如果你想让我解决这个问题,恐怕有点难度,毕竟你提的问题实在是太抽象了。但只是解决问题的idea的话……”

    陆舟:“你有什么好的思路吗?”

    “倒是有一点……”

    点了点头,米埃尔教授用认真的口吻,继续说,“为什么不考虑分布式计算?”
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